李世南艺术馆
LISHINAN
ART
MUSEUM

展示李世南先生作品


弘扬中国画大写意精神

标题摘要内容
 笔墨人生
 媒体文章
墨实吟语
  李世南的经历,横有文化地域之变迁使他能集南国秀润、北国苍劲、楚地奇魂之形胜;纵有渊源学养之沿革使他得采民间朴拙、古人飘逸、西方勃发之风神。
  这一切都在李世南无声的脚下和笔下,他沉默地走着自己的路。既不想为自己建造一个“贞节牌坊”,也不想树立起理想不朽丰碑,既不愿下地狱,也不幻想朝一日进入天堂。他痛苦,但不是想做改革者二“左冲右突找不到出路”的痛苦,那痛苦于他是过于炫耀、过于崇高了。他只不过是无言地承受着一个平凡的现代人的平凡痛苦。他的痛苦无非是想寻找一个瞬间的我。所以二十年来,他的人物画一变再变而有三;从用素描加水墨的 于对象的对象表现,经仍带有古典范式的托古以抒自我,到现阶段的大写意泼墨以疏导当下的积愫,即把不确定的冲动捕捉在随机应变得泼墨之中,因而神魂颠倒大象无形,更有一番醉墨中酒之态。
  李世南说:“把自己袒露出来吧,艺术是不可能做假的!”“我把我的一切真情统统宣泄在笔端,我把自己的一腔情感泼向纸面,又有谁能知道,在我平静的外表下面有如此不安的灵魂,好像那火山下面平静的外壳下终日翻涌着随时可能爆发的岩浆。”
  正是这种袒露,使李世南成了当代中国画坛的一个不容忽视、不可替代的真实存在。应该说在这点上,即通过艺术来袒露自己,从而实现了自己,李世南和新一代的艺术家有着共同的追求。
  就袒露是心灵无拘束、无挂碍的自由倾吐而言,它是艺术活动的本身意义,然而随着艺术表现手法的日臻精致、完善,艺术获得了技艺却失去了本真。文人写意画在当代的衰颓,便是显例。当艺术成为艺术形式的追求,手段沦为目的时,艺术便濒临绝境。通常的误解是,艺术的危机来自艺术语言的成熟、完美、精致,其实手段和目的倒错,才是葬送艺术的大敌。李世南对写意画技巧的娴熟掌握,非但没有妨碍他的袒露,反使他的坦露获得真实的生命感,不正好说明了这个道理吗?
  这正是李世南的作品给我们的启示。

(摘自《笔墨人生》名家谈艺P24-32)